您是第 3698773 位访客
当前位置: 首页 > 妇儿工委 > 经验思考
蓬街镇妇联关于农村婚姻家庭矛盾纠纷调解工作机制的初浅思考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是家庭的纽带,家庭和睦,社会才能稳定。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传统的家庭结构、生活方式、价值取向都发生了深刻变化。追求平等、和谐的婚姻家庭关系已成为绝大多数家庭的共识。另一方面,家庭矛盾增多、离婚率上升、闪婚闪离等已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如何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省政府关于完善婚姻家庭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决策部署,加快推进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积极有效预防化解婚姻家庭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已成为各级基层妇联组织迫切需要研究落实的问题。蓬街镇妇联对近几年辖区内妇女来信来访来电中关于婚姻家庭矛盾纠纷的问题进行了调研、分析,并就如何调解婚姻家庭矛盾纠纷及制订落实相关工作机制提出一些初浅的建议。

一、近年来婚姻家庭存在的突出矛盾纠纷

(一)道德观念的变化造成的矛盾纠纷。近年来,随着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因婚外恋导致的家庭纠纷日益增多。非法同居、包二奶、找情人等现象屡见不鲜,有些男人甚至以此为荣。婚外恋导致的家庭纠纷在逐年攀升。

(二)家庭暴力问题造成的矛盾纠纷。在农村(包括相当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大男子主义、重男轻女等思想仍一定程度上存在,他们认为殴打、虐待妻子是自己的事,别人无权干涉。有的受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影响,对家庭不负责任,致使赌博、酗酒、吸毒、第三者插足等现象日益增多。

(三)农村“彩礼”问题造成的矛盾纠纷。台州农村绝大多数地方还保持着这样的习俗:男女青年结婚前,有送“大定”、“小定”的风俗,且聘金、聘礼都价格不菲,有些甚至以百万元计算。在恋爱浓情期,本着“谈钱伤感情”的思想,大部分家庭对彩礼及婚前财产、婚后财产权属关系没有具体约定,造成婚姻矛盾纠纷发生后,经常因财产分割引发冲突。

(四)婚姻家庭关系个性化造成的矛盾纠纷。目前“性格不合”是离婚位居首位的理由。这是现代社会尊重人的个体价值,人的个性得到张扬的反映。然而在家庭生活中过分强调个性,不考虑如何去适应对方,必然影响家庭关系的协调,致使双方出现观念和情感的落差,最终导致感情的破裂。

(五)婆媳问题引发的矛盾纠纷。婆媳关系是中国家庭内部人际关系中的一个传统难题。恋子情结、婆媳间不恰当的期望值等极易引发婆媳矛盾。特别是现在全面放开二胎,育儿观念冲突也容易引燃婆媳战争。网上有报道称婆媳矛盾成已经成了婚姻第二大“杀手”,更是80后、90后离婚的一大主要诱因。

二、造成婚姻家庭矛盾纠纷的原因

(一)市场经济对婚姻家庭的稳定性带来一定的冲击。就业压力,快节奏、高效能、高风险职业带来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加之现代社会人们的主体意识日益复苏,婚恋观、价值观趋于多元化、复杂化,两性关系的矛盾越来越难调适。不少夫妻本来怀着美好的向往进入婚姻,但由于不善于化解社会压力和家庭矛盾,致使本该有希望挽救的婚姻一步一步走向死胡同。

(二)农村一部分女性很难走出弱势群体的阴影。传统的“女子天生不如男”、“读书好不如嫁得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命中注定”、“逆来顺受”等封建思想仍然存在。不少女性在外与男性一样在职场上拼杀,但回到家里却生活在传统封建思想的阴影下而不自知。有的女性在家庭矛盾冲突中往往走极端,要么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封建思想,逆来顺受,委屈求全;要么穷追猛打,大吵大闹;要么偏激狭隘,走上绝路;有的女性法制观念淡薄,明知做第三者不合法,仍与有妇之夫同居;有的女性虚荣心重,又好吃懒做贪图享乐,不惜违背道德傍大款插足别人婚姻;有的女性在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不懂得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三)社会对家庭矛盾的综合整治缺乏系统健全的监控。家庭矛盾的深化,往往有其产生——积累——爆发的过程,如果能在矛盾出现之初给予必要的疏导,可能杜绝不必要的后果发生。但在现实社会中,有些调解部门本着“清官难断家务事”的理念,对家庭纠纷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麻痹大意,致使矛盾进一步激化。我国的《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反家庭暴力法》等法律,在现实中,由于条款操作有一定难度或执行有一定的弹性,有些钻法律空子。如重婚罪的界定、家庭暴力程度的鉴定等,往往很难一一落到实处,形成了“法律上的条款不等于实际执行”这样一种尴尬局面。 再如《反家庭暴力法》涉及多个部门,容易形成推诿扯皮现象,往往受害人报案,派出所往妇联一推了事。启动《人身安全保护令》乃非易事,到底是该由公安机关来执行还是法院执行庭来执行?按照法律规定,两者都有执行义务,但又不是唯一义务主体,这样就比较容易造成推诿。另外,突发性和隐蔽性导致家庭暴力取证困难,这让施暴者更加有恃无恐,受暴者不得不继续承受暴力的折磨。

三、落实婚姻家庭矛盾纠纷调解工作机制的一些建议

坚持 “属地管理 ”和“谁主管谁负责 ”,落实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责任;坚持预防为主,把人民群众满意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积极化解矛盾纠纷,维护家庭成员权益,注重建设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婚姻家庭纠纷的产生;坚持多元化解,引导当事人优先选择调解方式解决婚姻家庭纠纷,综合运用诉讼和非诉讼方式,依法、及时、有效化解纠纷,增强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

(一)建立多部门联动工作机制。健全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综治协调、部门履职、妇联组织发挥优势、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工作格局,以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为主要渠道,以防范婚姻家庭纠纷激化为重要内容,完善衔接联动机制,提高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专业化、社会化水平,为群众提供多元、便捷的纠纷解决方式,有效遏制婚姻家庭纠纷引发重大刑事案件,最大限度地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及家庭和睦幸福。

1.完善调解网络。

成立由综治办、妇联、司法所、派出所、民政办、计生办、关工委等相关部门联合参与的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镇妇联,推动完善基层调解组织网络,及时、就地调解纠纷,防止矛盾激化。建立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依托人和调解中心,设立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中心,聘请专(兼)职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员3名以上,负责婚姻家庭矛盾纠纷调解的具体实施。

2.推进队伍建设。

将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纳入镇“大综治、大调解”范畴,建议设主任一名,副主任和委员若干名。综治办、妇联联合加强调解员队伍建设,依托镇、村两级调解网络,按照专兼结合原则,选拔一批具有丰富群众工作经验、热爱调解、在当地有一定影响力的法律工作者、退休老干部、老基层工作者充实到妇女调解队伍中来,建立健全妇联系统“大调解”网络。以台州市路桥区蓬街镇为例,目前,共有镇专职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员3人,镇联动调解员15人,义务调解员20人,镇驻村(社区)专职调解员53人,村(社区)妇女调解员153人(包括村妇联主席、执委、网格妇联成员)。根据新时期下婚姻家庭现状和调解工作要求,加强对妇联调解员的培训工作,有针对性的制定培训内容,通过专题辅导、案例研讨、业务竞赛等形式,提高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员队伍专业化水平,努力使调解员达到“四懂”和“四会”,即懂方针政策、懂法律法规、懂调解技巧、懂群众心理;会预防、会调查、会调解、会制作调解文书,不断提升调解员的基本技能、工作规范和整体实力。

3.加强内部制度建设。

建立健全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纠纷受理、调解、履行、回访、统计报送、文书和卷宗制作等内部工作制度,明确受理范围及调解程序和效力以及案件登记与归档等工作,确保调解工作各个环节有章可循。规范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员选聘、培训、管理、考核、奖惩等工作,提升调解员队伍的政策业务水平和工作责任感。

(二)注重“三调”对接机制建设。妇联调解工作的有效性需要公检法司等部门的大力支持,齐心协力为预防和化解婚姻家庭矛盾纠纷发挥“第一道防线”的作用。

1.加强访调对接,切实发挥“110家庭暴力工作站”的作用。

基层妇联组织要积极主动与110报警服务平台对接,及时分流、引导婚姻家庭纠纷调处。加强治安调解,完善公安派出所和社区(村居)警务室等基层执法单位与婚姻家庭纠纷调解组织对接机制,对 110接处警、入户调查走访及其他治安活动中发现的矛盾纠纷,妥善协助处置,防止激化升级;对不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内的隐患问题,及时引导到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中心(室)等其他单位、组织开展疏导、调解工作,最大限度预防一般性婚姻家庭纠纷转化为治安和刑事案件。纠纷化解过程中,对升级恶化、出现暴力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案件,公安机关应予配合协助,依法及时处理,切实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家庭关系弱势一方。

2.协调法院,加强维权合议庭建设。

进一步促进司法诉讼和妇联组织维护妇女权益的有效对接,增强依法维护妇女权利的合力,建议设立妇女儿童维权合议庭,由法院和妇联抽调业务熟悉、经验丰富的法官和妇女干部人民陪审员组成,重点快捷有效地审理涉及妇女儿童权益的案件,切实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进一步强化“诉内维权,诉外服务”理念,落实妇女维权民事案件回访制度,及时了解和掌握妇女对法院工作的意见和建议,不断提高妇女维权案件的审理水平,把妇女维权工作落到实处、取得实效。

3.协调村居“妇女之家”,为遭受严重家庭暴力影响正常生活的妇女提供有效的庇护场所。

区、镇一级妇联要积极创造条件建立反家庭暴力庇护所,为辖区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提供了一个有安全保障的庇护场所。同时,以村居“妇女之家”为阵地,制定一套较为简单易行的入住管理办法及反家庭暴力庇护所工作流程方案,积极完善与基层村妇联组织对受害妇女收治工作的衔接,有效开展完成受害妇女的入住工作,并且为受害者提供较为卫生、安全的生活保障,并辅以法律援助、心理辅导等多方面的帮助。

(三)推进婚姻家庭矛盾纠纷预警化解制度建设

1.多元化解机制。

联合相关部门印发《做好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的意见》,以调解为重要渠道,促进纠纷排查调处、家暴危机干预、婚姻家庭辅导、多元化解诉调对接、家事审判改革、“平安家庭”创建等工作创新发展。健全纠纷排查、会商研判、调处衔接、联合化解、信息反馈、应急处置等制度,及时有效化解婚姻家庭纠纷。综治办、妇联等相关职能部门要在党委和政府领导下,切实做好调查研究、组织协调、督导检查、考评、推动等工作,促进婚姻家庭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深化“平安家庭 ”建设,推进婚姻家庭纠纷排查调处工作。将分析研判婚姻家庭纠纷列入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协调会议的重要内容,关注两地分居、“上门女婿 ”、“三留守”人员等群体,开展涉重点时段、农村地区、流动人口等婚姻家庭纠纷专项排查化解行动,及时消除矛盾纠纷隐患。充分发挥综治中心“平台 ”作用,健全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工作协作联动机制,建立婚姻家庭纠纷专门调处窗口,为相关工作开展提供必要场所;村(社区)综治中心设立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室,与警务室(站)、相关调解组织调解工作实现衔接,及时发现、处置婚姻家庭纠纷。

2.“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

《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后,各地各部门要推动出台维权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反家暴工作职责,妇联牵头联合相关部门推行“人身安全保护令”实施意见、核发后注意事项等配套措施,使“人身安全保护令”真正能起“保护”作用。要在主流媒体开设专栏,并通过线上线下联动形式,提高反家暴法社会知晓率。

3.婚姻家庭辅导服务机制。

开展婚姻家庭辅导工作,镇妇联、计生协要联合建立健全婚姻家庭辅导室建设。围绕群众需求,开展多种形式的婚前教育,举办婚姻教育课堂,推动婚前教育工作进村居、进单位、进学校、进企业,宣传家庭成员的权利义务,培育良好婚姻家庭关系。探索依托社会组织和专业人才的力量为广大家庭和妇女群众提供心理疏导、纠纷调解、法律咨询等服务,努力从源头上有效预防和化解婚姻家庭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稳定。聘请社会学、心理学、法学等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具有丰富从业经验的婚姻家庭咨询师、心理咨询师、律师、社工、调解能手等,建立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专家库,为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提供有力支持。

4.婚姻家庭矛盾纠纷预警机制。

以网格为单位,充分发挥妇联+网格贴近群众的优势,将定期入户走访、排查上报、先期处置婚姻家庭纠纷作为网格员的重要职责,促进预防化解关口前移。建立健全矛盾纠纷信息收集机制和重大社情报告制度,及时掌握化解苗头性、倾向性矛盾纠纷。坚持在调解矛盾纠纷中做到“四个第一”,即“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上报、第一时间介入、第一时间反馈”,用最短的时间和最行之有效的调解方式杜绝矛盾纠纷事态扩大化。同时,坚持防调结合、以防为主的方针,将纠纷调解与普法宣传、法律服务、法律援助、平安创建结合起来。结合“三八”维权周、“六五”普法,以广大妇女群众和家庭成员为主要宣传对象,广泛宣传与婚姻家庭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大力弘扬倡导男女平等、互谅互让、以和为贵的家庭文化传统,引导广大妇女群众和家庭成员树立正确的婚姻观、家庭观及权利义务对等的现代法治理念,不断提高家庭成员的法律素养和调适婚姻家庭关系的能力。村居一级,充分发挥妇联主席、执委、网格妇联中女网格员力量,做好婚姻家庭矛盾纠纷地毯式排查工作,争取把婚姻家庭矛盾纠纷扼杀在萌芽状态。充分发挥妇女维权热线、基层妇女维权站、农村(社区)“妇女之家”等维权阵地的服务功能,及时发现和掌握家庭暴力等涉及妇女儿童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各级妇女维权阵地与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有效衔接,尤其对个案长期跟踪辅导,收到较好效果。妇联的调解,使众多女性以正确的心态、以乐观的态度对待工作、家庭、自身的利益和幸福,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做出积极的贡献。

5.落实“以奖代补”制度。

将妇女儿童婚姻家庭矛盾纠纷调解工作列入“大调解”工作之中,预算专项经费,参照人民调解“以奖代补”制度,根据调解案件的复杂程度,给予50元到200元不等的补贴,激发妇女调解工作热情。建立“一案一档一补贴”工作台账,确保补贴资金落到实处,打破了一直以来妇女调解无报酬的“瓶颈制约”,极大地激发了组、村、镇妇女调解员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

6.加强家庭暴力危机干预。

基层妇联组织要健全维权工作网络,加强反家庭暴力法治宣传,及时提供心理辅导等危机干预服务。派出所要落实《浙江省家庭暴力告诫制度实施办法》,加强对家庭暴力行为的有效干预,对情节显著轻微的及时作出告诫,对经告诫后拒不改正,再次实施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7.落实“平安家庭”创建长效机制。

坚持以解决影响家庭和谐和社会稳定的突出问题为着力点,把群众意愿、群众评价作为 “平安家庭 ”创建的风向标,把婚姻家庭纠纷化解、维护妇女儿童权益、预防家庭成员违法犯罪等作为 “平安家庭 ”创建的工作重点,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平安需求问题,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总结实践经验,借鉴有益果,运用现代信息技术,积极推进 “平安家庭 ”创建工作机制和方式手段创新,不断增强新形势下 “平安家庭 ”创建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发挥市民公约、乡规民约、行业规章、团体章程等社会规范的积极作用,推动社会共治共享,引导广大群众自我教育、自我管理,使广大群众共同创造和切身感受 “平安家庭 ”建设成果。妇联组织要积极发挥在家庭和社区的工作优势,组织开展 “三八 ”维权服务活动,畅通妇女维权服务热线,拓展网络等投诉受理渠道,推动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支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律师、社区工作者、 “五老人员 ”等多方力量参与,倡导社会志愿服务,推动矛盾纠纷化解向家庭延伸,第一时间发现和处置婚姻家庭纠纷。加大对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的培育扶持力度,探索建立婚姻家庭咨询、心理服务等行业协会,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将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工作委托给专业社会力量承担,并进行绩效评价,向社会公布。

四、加强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工作保障和支撑

(一)加强组织领导

切实将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工作纳入深化平安建设的总体部署,切实摆上重要议事日程,在组织建设、业务建设、队伍建设等方面制定配套政策措施,创造良好条件。镇综治办、妇联、派出所、民政办、司法所、计生协等单位要明确工作职责,互相支持配合,狠抓推进落实,形成工作合力。

(二)强化经费保障

推动落实《人民调解法》《财政部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民调解工作经费保障的意见》等相关规定,将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补助经费和人民调解员补贴经费纳入各级地方财政预算,提高保障标准,建立动态增长机制。落实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案件 “以奖代补 ”制度;鼓励婚姻家庭纠纷调解组织通过吸收社会捐赠、公益赞助等合法渠道筹措经费,提高保障水平。

(三)严格考评机制

充分发挥考评的激励约束作用,将婚姻家庭纠纷引发 “民转刑 ”案件特别是重大命案等情况作为 “平安家庭 ”创建考核的主要指标,运用通报、约谈、实施一票否决权制等责任督导和追究措施,压实各有关部门预防化解婚姻家庭纠纷的责任。加强督导检查,对因婚姻家庭纠纷引发的一次死亡 3人以上命案,根据综治领导责任制等规定,进行严格督查问责。

              

台州市路桥区妇联 版权所有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50738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