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3803557 位访客
当前位置: 首页 > 妇女发展 > 巾帼建功
阮玉娇、谢金娥:路桥街道最美姐妹花
路桥街道新路村的阮玉娇和住在机场路的谢金娥,家离得不远,却曾互不相识。一次偶然的机会,阮玉娇结识了谢金娥,几年后,两人的关系更是紧紧地维系在一起。彼时的谢金娥已双目失明,阮玉娇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并由此引发了一段感人至深的姐妹情。
  转角遇见“她”
  一年半前,向来身体硬朗的谢金娥忽然感到不适,当时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便去药店抓了几帖药回家吃。即使发着高烧,闲不住的她还是天天往外跑。直到有一天,她发烧到40度,并伴随着眼睛渗血,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得了重病。
  家人得知情况后,急忙将谢金娥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她的病情不仅没有任何好转,反而愈加严重,生命危在旦夕。于是,家人又连夜将她转入上海某医院。这次治疗一共花了15万元,虽然保住了谢金娥的性命,却没能保住她的眼睛。
  16年前老伴去世,谢金娥就独自生活。她唯一的女儿命途多舛,丈夫死于癌症,自己又得了肺癌,虽然割掉四分之一的肺后癌症没再扩散,但只要稍微多讲一点话,就会不停地咳嗽。女儿的大儿子也得了癌症,所以她一直和在成都做生意的小儿子一起生活。各种现实原因迫使一家人难以团聚。
  女儿没法亲自照顾谢金娥,便花钱雇了一个保姆。因为自己看不见,谢金娥怕给保姆添麻烦,所以对保姆加倍的好,可惜保姆并不领情。别人送给谢金娥的鸭子,保姆一声不吭地煮了,还叫来自己的老公、孩子一起享用,唯独不告知谢金娥。“她喜欢喝酒,我就和她说,你喜欢喝没关系,但喝差的酒会伤身体,我给你钱你去买点好的酒。”说起这个保姆,始终面带微笑的谢金娥忍不住抹起了眼泪,“我对她这么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那个保姆没干多久就辞职了。过了几天,谢金娥的侄媳妇来探望老人,发现谢金娥家三楼原先留存的布匹之类的东西全没了。原来,保姆不但对谢金娥不好,临走时还“顺”走了她珍藏的东西,这让谢金娥十分难过。
  自此,双目失明的谢金娥,因为无人照料,再次陷入困境。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阮玉娇出现了。
  相依相伴好姐妹
  谢金娥今年87岁,阮玉娇今年71岁,可两个人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为了让自己显得年轻一些,谢金娥特地花21元上理发店,把花白的头发染成了黑色。而阮玉娇的年轻,则体现在她饱满且没有多少皱纹的皮肤上。
  “我们两个人都很乐观,人就是要开开心心地活着嘛。”总是乐呵呵的阮玉娇,将她保持年轻的秘诀都归功于积极的心态。
  但说起来,阮玉娇的生活,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一帆风顺,而是有着不为人所知的心酸:丈夫20多年前去世,小女儿在出嫁后的第二年患上精神疾病,为给女儿看病,她花光了所有积蓄。
  “之前我在纸箱厂工作,一个月有1800元。后来听说了金娥的事,就专门到她家照顾她。”善良的阮玉娇为了更好地照顾谢金娥,还搬到了谢金娥家里住,却不想这个举动引起自己小女儿的不满,小女儿常说她不好好在家待着,老跑别人家里去。听着女儿的埋怨,阮玉娇依然“我行我素”。
  每天先安顿好谢金娥,阮玉娇才能放心地回家照看女儿,给她洗衣服、做饭。等女儿吃完饭睡了,她又火急火燎地往谢金娥家赶。每天,阮玉娇都要把谢金娥家里外打扫一遍。谢金娥因为手脚关节疼痛,洗澡时常靠阮玉娇给她搓背。两个人就这样相依相伴地在一起生活了大半年。
  谢金娥和阮玉娇的生活费是两个人共同负担的。谢金娥喜欢吃海鲜,阮玉娇每次买菜都不忘带条鱼,但自己从来不吃。阮玉娇说自己不喜欢吃鱼,可谢金娥却在一旁笑着说:“她是把鱼省下来给我吃。”为吃鱼这事,谢金娥还冲阮玉娇“发过火”,她说:“你不吃,以后也不用买了,我一个人吃像什么话,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阮玉娇对谢金娥的好,谢金娥的家人一直看在眼里。“金娥的小外孙上次回来跟我说,等他经济状况稍微好点了,一定不会忘记我,我很感动,但还是告诉他有钱就先把自己的债还了,不用惦记我。”阮玉娇说,“帮助她不是为了回报,而是单纯地希望尽自己之力,照顾好‘姐姐’。”(路桥街道妇联)
台州市路桥区妇联 版权所有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5073837号